作文素材

据了解,这所被称为“最挑剔”的牛仔大学每年在全球仅招收13名男生。它坐落在美国加州的死亡谷,位于与世隔绝的沙漠深处,学生一边放牧,一边进行超强度的学术训练,其录取难度大,挑人也非常苛刻。

在外人看来,能考上如此神秘而苛刻的深泉学院,彭书涵一定是个当仁不让的学霸。但彭书涵自己一直说学习不算优秀,平时成绩在班上也就第二,和北上广的学生比只是中等偏上。他认为,学习的时候要认真和专注,并且要按时完成功课,不懂的问题要及时发问,并乐于和同学讨论问题。他说,“我从小到大没有上过任何补习班和特长班,所以就看看书、玩玩游戏、打打球这样来消磨时间。”

彭书涵的成功,再一次证明了学习在于得法,而不在于上补习班。彭书涵自己也表示,丰富的活动组织和参与,极大地锻炼了他的能力。同时这也引发了我们对当前教育的思考,什么样的教育方式才是适合学生的。

湖北钟祥市柴湖籍20岁女大学生张遥遥的赤诚孝行,终究未能挽留住母亲的生命。2014年4月17日,她的母亲宁玉凤安详离世。

去年高考,张遥遥考入湖北三峡职业技术学院。在班级里,她表现优秀,当选为副班长兼文艺委员。正当她为自己的梦想和前程而发奋读书时,母亲患病的消息打乱了她的正常学习和生活秩序。母亲的病情犹如晴天霹雳,让张遥遥震惊和痛心。这时还不到20岁的张遥遥没有任何犹豫地作出一个决定:向学校请假一年,陪母亲治病。

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在医院的病床上,宁玉凤流泪告诉女儿深埋心底20年的秘密——遥遥是从河南淅川抱养来的孩子,所以取名“遥遥”,表示遥远的意思。

乌鸦反哺,羊羔跪乳,动物尚且如此,更何况我们人呢。张遥遥休学侍母,虽非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但日常的点点滴滴更能体现其孝心。相对于那些孝顺老人需要法律约束的人来说,张遥遥值得我们大书特书。

2014年5月3日下午3点20分,拉了满满一车乘客的青岛4路公交车驾驶员左小荣,驾车途中突然感觉头晕目眩、呼吸急促、手脚发麻。他立即将车稳稳地停在路边,打开车辆应急灯,紧急拉上手刹,保障了整车乘客的安全。停车后,左小荣告诉乘客,他感觉身体不舒服,请大家转乘后面的公交车。说罢,他拿起电话给车队打电话,说要去医院,随后摇晃着从驾驶室扶着扶杆下来,没走两步,就一头栽在车厢内。听说司机不舒服,大部分乘客都下了车,但有两名女乘客没有。她们走上前去查看司机的状况,没想到恰好遭遇左小荣一头栽倒的险情。这两名乘客赶紧放下手中的物品,一边小心地把他平放在地板上,一边给他掐虎口、掐人中,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当救护车赶到后,两人又帮忙把他抬上救护车,随后才悄然离开。左小荣很快被送到了青岛开发区第一人民医院。经过及时抢救,左小荣脱离了生命危险。

最美司机,在身体出现状况时,能坚守职责,冷静处理,将公交车停靠路边,保证了车内乘客的安全。最美乘客,在生命无恙的时刻,将司机送上救护车,体现了一个公民应该有的道德标杆。最美司机和最美乘客的结合,让我们的社会更加和谐美好。

联邦政府是美国国内电子产品消费最多和更新最快的部门。根据最新统计数据,除军队系统和法律系统外,美国联邦政府共有270万名雇员,每年丢弃的电子垃圾约有240万吨。由于电子产品日新月异,因此政府部门不得不每年花钱更新产品,由此产生了大量电子垃圾。

如今联邦政府开始反思,表示将强化电子产品的回收、再利用和最终处理措施。作为政府的主要采购部门,美国总务管理局已为政府的环保要求制定了一项旨在让其加强电子垃圾管理的新规定。

新规定的核心在于禁止焚烧或填埋电子垃圾,而要对其进行再利用。政府各部门应将本机构不需要的电子设备送往有需要的部门,余下的电子产品再捐给地方政府、学校或非政府组织。此举虽不会削减政府的债务,却能扭转政府效率低下和浪费的形象。此外,政府也可以销售这些设备,鼓励买家支持政府对电子设备进行再利用和回收的行为。

电子产品更新换代速度快,电子垃圾的产生速度则更快。企业在拆解电子垃圾后,往往出于成本考虑,只以最省钱的方式提取出有价值的资源,而不顾及对环境造成的污染。对于没有回收价值的垃圾,往往焚烧、填埋或丢弃于河流中,或者直接暴露在空气中。而焚烧电子产品往往会释放出更多有毒有害物质,带来更大污染。联邦政府的新规定,无疑是对电子垃圾自理注入一剂强心针。

宗璇,清华大学硕士毕业,毕业之前在北京一个律师事务所实习,毕业后本可以签约留下工作的,同时她还考上了北京的公务员,但她的最终选择是回到老家济南当了一名村官。

这位清华硕士生刚到社区时难免引发一些风波,“清华的硕士,肯定待不长”。但时间一天天过去,宗璇不但没走,还帮村民解决了不少问题。她的“民情记录本”也一天天充实起来。

虽然服务在香磨李社区,但宗璇的身影时常出现在周边的社区。在黄河北的鹊山南社区,宗璇帮这个社区办了一件大事——创建图书室。“现在有1000来册图书了吧,都是募捐来的,有我自己的书,也有其他村官捐的书,还有一些是远在外地的师兄师姐寄来的。”宗璇说,其实自己所在的香磨李社区条件比较好,所以她把工作的触角伸到了更多没有村官的社区、乡村。

基层工作是最考验人的。硕士当村官,没什么可惊讶的,他们并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想去更艰苦的环境中磨炼和证明自己。宗璇心系家乡人民,想以自己的所学为家乡贡献一份微薄的力量。虽然宗璇做的事小,但其精神值得发扬。

5月12日下午15时30分,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来访,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举行的欢迎仪式上,仪仗队伍中13名英姿飒爽的女队员格外引人注目。这是我军首批女仪仗队员第一次亮相。

这是三军仪仗队建队62年来首次招收女兵。三军仪仗队大队长李本涛介绍,依据上级制定的选拔标准,今年2月三军仪仗队在北京军区所属部队现役官兵中选拔了30名女仪仗队员,其中包括3名军官、27名士兵。这批女队员来自全国11个省、市、自治区,90%以上拥有大专以上学历,身高均在1.73米以上。

在欢迎仪式上,挽着发髻、身着礼服的13名女仪仗队员分布在军旗组和陆军、海军、空军军种方阵之中,与男仪仗兵一起伴随着检阅曲执行司礼任务。她们动作干净利落,举手投足间展现出威仪与自信,受到在场中外宾朋的高度评价。

近年来,中国女军人不仅在作战、训练及各项任务中的作用日益凸显,而且逐步走向国际交流的舞台。如在亚丁湾护航和在执行维和任务的队伍中,中国女军人用自信、进取与奉献,书写着飒爽英姿的美丽。如今增加仪仗女队员,不仅是和国际接轨对外交往的需要,更能体现出中华儿女多奇志,一起保卫祖国的壮志豪情。

5月16日晚9点左右,家住石景山区八大处附近的王先生将一个装有9000多元现金和16张卡的手包遗失。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两个小时之后,手包就被9岁女孩鲁铭玥捡到,并物归原主。

王先生称,手包里的钱是给其生病祖父的住院押金,几乎是全家人的积蓄。当晚快到家时,王先生突然发现手包不见了,于是到处寻找。“别提有多着急了,也不知道到底丢在哪里了,也不敢和父母说。”

当晚10点左右,小铭玥来到八大处东下庄路38号院看望爷爷奶奶,“爸爸把我送到院门口,我自己上楼,就在单元门口的井盖上,看见一个黑色的钱包。”随后,小铭玥马上捡起钱包,交给了爷爷奶奶,并希望能帮她找到失主。几经周折,终于联系上了王先生的家人,并于晚上11点左右,将钱包送还到王先生手里。

这是一个物质丰足的时代,也是一个美德缺失的时期。在我们呼唤美德回归的时候,鲁铭玥送还近万元现金给失主,无疑让人们感到了温暖。其实,这本是一件小事,但在现在的社会中却成了奢侈事件。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像这个9岁的孩子一样,少一些戒备,多一些坦然,那么我们的社会将会更加和谐。

一些中老年人刚刚学会了上网,而年轻人早就“移情别恋”,恋上了移动互联网。这是推动着整个社会追赶网络新技术的潮头,但也带来了“微代沟”。比如,年轻人熟练运用微博、微信等新技术成果进行社交,而中老年人则可能沦为局外人,即使手持智能手机有时也沦为摆设。比如时下流行的软件打车,正因为需要使用微信支付或手机支付宝,才难住了许多不会鼓捣的中老年人。移动互联网新技术显然不是用来跟人作对的,其本身是人性化的结晶,长辈们可能一时还不习惯这门技术,这就要求年轻人多一些耐心,去教一教长辈。

与在现实生活中一样,爱仍然是消除“微代沟”最好的办法。年轻人有责任让中老年人习惯“微技术”,也要让中老年人知晓“微伦理”“微文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