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璞先生的韧性写作

宗璞先生60年的文学成就,得到文学界的高度评价与赞誉,是中国当代文学中能够留于后世的成果。

我所说的韧性,是从烽火硝烟的战争年代到中国改革开放30年之间;取材于大学校园和宁静的书香庭院之间;生成于时代大格局、大气派和日常生活、个人价值之间;搭建于中国文学传统与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精华的桥梁之间;介于知识分子的硬骨刚性与女性柔情之间,犹如骨肉间的韧带一般,不折不挠、不离不弃的精神气质。

宗璞先生作品的文字功底深厚,融汇中西学养,纯净柔美,却从不滞于柔弱婉约的唯美,而是有厚重的思想内容作为语言的“筋”,可反复咀嚼,嚼出生活的甘甜,也嚼出命运的苦涩。如同生命力顽强的“野葫芦”,“三生石”,她的语言风格,其中重要的美学特质之一,是韧性之美。

宗璞先生的创作,多年来着力表现知识分子生活,校园虽小,人类的内观世界可以无限之大。在她的作品中,始终可见其对社会的批判意识、对人性的剖析,对人格力量的褒扬。她从不回避社会矛盾,从未停止过思考,她内心深切鲜明的爱憎,以文学的方式,曲折含蓄地得以传达,其中潜藏着她的人文关怀和思想追求,并至今默默持守。宗璞先生内心的道义担当,使她写作之路,成为文学的韧性之旅。

宗璞先生60年的创作,悠长博大。新时期以来,如《我是谁》等一组娴熟运用现代主义创作手法的小说,为文学和读者带来了新鲜活力。《南渡记》《东藏记》中精美的古典诗词功底,她的长篇小说、短篇小说、散文、童话等多种文体,所展现的灿烂多姿的文学景观,足见其作品的宽广与丰富。漫长岁月里,她所获得的艺术成就,经得起时间的检验,是具有自身保鲜机能的韧性果实。

宗璞先生的80年人生,虽然出生于书香大家,自幼接受优质教育,可谓衣食无忧,但童年少年时代的战乱、成年后的各种政治运动;晚之将至,又遭逢冯老先生和爱人仲德先生的相继离辞世;多年病痛的折磨,除了头脑思维清晰,手臂眼睛耳朵都有各种挂碍,却仍然笔耕不辍。仅从身体来说,以如此血肉之躯研墨,需要何等坚韧的性格、意志、毅力支持。

宗璞先生的性情看似平和淡泊,内里却充满生活的激情和爱心。她的心态始终年轻鲜活,无论对于自然、家庭、友人,还是中国的社会现实和文学现状,都保持了高度的敏感和关注。她是一个富于生活情趣、与时俱进的人。正由于情感的充实饱满、由于她身体的所有感官都如此富于韧性,并善于接收外部世界信息,所以她笔下的故事、人物和语感,总也不会衰老。

宗璞先生是一本羊皮纸做的韧性大书,怎样翻阅,都不会被磨损。欢迎发表评论匿名发表留言板电话关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